當前位置:人與動物牲交a級 > 鬼怪小說 > 靈與械TXT下載 > 靈與械-第5章 虎章節閱讀

【靈與械】第5章 虎

上一頁        返回目錄       

    危機關頭,吳庸卻顯得比上次更加冷靜,而且臉上竟然露出了笑容,忽然間,他的右手里出現了一塊尖銳的石頭!吳庸用盡全身力氣的將石頭尖刺向了黑虎右眼,而黑虎顯然沒反應過來,揮出去的右爪也來不及回防,只能匆匆的閉上眼睛,不過事實證明眼皮并沒有什么防護能力,尖銳的石頭一下就刺穿了虎瞳,林間響起一陣凄厲的虎嘯。

    黑虎受到重創后便翻身倒在了地上,兩爪抱面哀嚎不止,吳庸乘機抓起木矛指著黑虎最脆弱的腹部刺了進去,黑虎又是一陣慘叫,俗話說趁你病要你命,這時的吳庸剛好是一肚子的火氣要發泄出來。

    讓你殺我一次!讓你殺我兩次!讓你追我!口中一邊喃喃念著,手上一下又一下刺著,不知是回光返照還是下意識的自我保護,黑虎的一只后掌突然蹬出一腳,這腳剛好蹬到了吳庸肚子上,把他一下踹飛了出去。

    md,力氣這么大的嗎?吳庸狠狠的摔在地上,他感覺自己此時像是被一輛小車撞飛了般,腹部傳來一陣陣得到疼痛,他趕忙打開人物面板,一看自己僅有的20點生命值直接變成了5點,難怪之前都是秒殺,這貨攻擊力高的嚇人啊。

    黑虎和吳庸現在變成了兩敗俱傷的局面,吳庸忍住疼痛翻身坐起后并不打算再去補刀,要是再來剛才那么下,自己肯定就直接掛了,而黑虎的哀鳴聲也漸漸小了,可以看到它正側臥著,胸口急劇的起伏著,應該是快不行了。

    吳庸也耐心的等待著,他用拇指抹去自己嘴角流出的血,然后湊近聞了聞,血液所特有的鐵銹味格外明顯,aric的細節模擬的確驚人。不過他也發現了一點很奇怪,黑虎腹部刺出來的口子竟然沒有血液流出,而那幾個窟窿里慢慢開始冒煙了!

    難道這黑虎不屬于血肉生物?吳庸覺得奇怪,他趕忙起身去找回了剛才重創黑虎的利器——石頭,然后戒備著準備隨機應變,如果黑虎真不是血肉生物的話,哪兒知道它會不會有什么奇怪的自愈能力。

    這次吳庸復活后學聰明了,也不管什么心率檢測值了,直接先翻身起來,躡手躡腳的摸到了一棵兩人合抱粗細的無名巨樹后,確認了周圍暫時還算安全,便蹲了下來。吳庸先是做了幾次深呼吸,看著面板上的心率檢測值降到了18(看來多下幾次的確也就習慣了呢),然后立馬轉到了地圖界面,在仔細辨認地形后,吳庸發現之前第一次的復活點離第一次的死亡點并不遠,根據系統時間來說死亡后到復活大約要一分鐘,而現在他的第二次復活點與第一次復活點間的距離稍遠一些。依照這些信息,吳庸大致估計了一下對方可能到來的時間,如果到時候對方出現了,就說明了兩種可能:一是對方知道吳庸每一次的復活點位置,二是對方能夠在這個距離內追蹤到他的行蹤。

    為了檢驗自己的猜想是否正確,吳庸耐心的等待著,時間到了!對方沒有出現。吳庸也并不著急,又等了十幾分鐘后,對方還是沒有現身,不過吳庸卻發現周圍更亮了些許,他抬頭望了望天空,發現云層散開了許多,而這個世界也有類似月亮的存在,吳庸也姑且把這個發光體當做了月亮。

    趁著月光的變化,吳庸打算離開了,一直待在原地也不是辦法。這次吳庸并不忙于趕路,他走的非常慢,在遠離之前死亡地點的同時繞著向南前行。

    吳庸本來打算依靠快速奔跑的方式前行,按照之前的復活規律,反正自己多半會在死亡地不遠處復活,那只要一直復活就跑,循環往復,沒準也能沖出去,反正自己現在什么都沒有,總不能把新手服裝爆掉吧。

    不過仔細思考過后,吳庸還是放棄了這種念頭,首先是游戲官方并沒有公布過死亡懲罰,萬一死的太多被丟到地獄之類的地方怎么辦?或者限制登錄?萬一出現那種情況后悔都來不及。其次,誰知道一路上有多少怪物,萬一一直死也逃不出去不也沒用?最后,萬一之后官方弄一個死亡排行榜什么的,然后吳庸的亂世無庸高掛榜首,得,這游戲別想玩了。

    反正完全自由的探索模式加上每個人的唯一賬號,這兩點就足夠限制住一些喜歡無腦流的玩家和喜歡找捷徑的工作室。還有別忘了艾瑞克這個公司現在是壟斷者,我行我素一向是這種企業所具有的特質。

    話說這頭吳庸已經走出挺遠的了,但他任不敢掉以輕心,畢竟對方也是在不斷移動的,此時的吳庸隨著行進路途的增加也漸漸開始感覺到了疲勞,精神的高度集中以及夜里寒冷潮濕的空氣都在考驗的吳庸的由現實模擬出來的身體素質。

    感覺到身體變化的吳庸也開始思考對策,畢竟自己現實中的身體素質他也是清楚的,雖不至于弱不禁風,但也不是身強體健,如果按這樣的方式一直前進下去,沒準撐不到走出森林就累趴下了。

    難道還是得采取逃跑策略?不行,不到不得已的時候,最好不用。吳庸腦中快速的組織著新的策略,如果中途進行間斷性休息,體力應該是足夠走出去的,但如果停留休息的話,必然會提高風險。這座叢林中基本沒有可以藏身的灌木叢和洞穴,不然還可以躲躲。

    陷入困境的吳庸忽然一拍腦袋,武器!怎么之前沒想到呢?雖然身上沒有武器,但沒說不能做一把啊!

    打定主意的吳庸便開始四下尋找可以使用的東西。一根長木棍、一塊邊角銳利的石頭,吳庸找到能用的只有這兩樣。

    可惡,如果能弄到那些樹頂掛著的藤蔓就好了。本來想把石頭用藤蔓綁在木棍上,但吳庸發現地上散落的藤蔓基本都接近腐朽了,而堅韌的藤蔓有掛在那些接近十多層樓高的樹上。

    無奈之下,吳庸只能放棄了之前的想法,他將長木棍的前端用石頭的銳邊削尖了,做成了一把簡易的木矛,然后試著把石頭放進了包里,沒想到還成功了,看來游戲中的背包空間還是挺好用的。

    沒辦法,湊合著用,總比沒有的強。吳庸此時苦笑著的臉上寫著兩個字——無奈。

    做完這些,他檢查了系統時間,凌晨兩點四十,從真正進入游戲世界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兩個時辰,這兩個時辰里吳庸的游戲體驗可以說是極差,開局死亡兩次,現在還又冷又累,同時還得防著隨時可能出現的怪物。但話說如此真實的體驗反而讓吳庸開始感受到了神創真正的樂趣,這當然不是吳庸抖m,只是這種身臨其境、緊張刺激的感覺在其他游戲中還是挺少見。

    吳庸整理了一下心情也就準備起身上路了,就在他剛要站直身體時,一種恐懼感瞬間籠罩了他,他看見了兩個光點,就在他正前方不遠處,如果沒看錯的話那是一雙眼睛,一雙在夜間能發光的眼睛。

    吳庸可能這輩子也忘不了這雙眼睛,而眼睛的主人顯然也沒有忘記吳庸,因為對方明顯看到了他,那對光點開始快速的向著這邊飛奔而來。

    冷靜,不要慌亂。吳庸心里默念著,他知道如果轉身逃跑的話自己不可能跑過對方,他下意識的抓緊了手中唯一的依仗,汗水瞬間濕透了他的后背,但他的眼神一下子變得堅定了,雙眼死死的盯著那對幽光,畢竟在信息不完全的情況下,攻擊眼睛是殺死對方的最佳途徑,就算不中至少也能攻擊到面部。

    對方殺到面前只是一瞬間,兩個光點在接近吳庸身前五米左右時突然向上移動了,吳庸瞬間就知道對方又一次使出了飛撲的獵殺方式。

    抬手!直刺!吳庸選擇了對方在空中無法移動的最佳時機出手了!然后,他感覺到了一股巨大力量擊偏了他這一矛。完了,他感覺到了一種無力感,對方的反應很快,應該是在空中揮了一爪以擊偏他的直刺,導致他不僅沒擊中眼睛,就連對方任何部位都沒有擊中。但是他并沒有放棄,下蹲,單腳發力,向著側方跳了出去!

    吳庸的皮膚幾乎已經可以感覺到對方利爪帶出的爪風,常年在叢林中狩獵的利爪想必無需多大力量就像之前那般輕松撕碎吳庸的軀體,逃過一劫的他感到后怕的同時,也在尋找新的機會,因為對方明顯感覺到了他手中的簡易木矛有可能對它造成傷害,一個撲空后它也并沒有急著進攻。

    僵持之下,吳庸也終于借著月光看清了對方模樣。只見它提體態雄偉,頭圓,吻寬,眼大如銅鈴,四肢發達,全身毛色黝黑,只有頭部隱約有幾道白色條紋,身周似乎還有黑霧環繞。

    我去,這不就是黑化版東北虎嗎?這么大只!吳庸不禁冒出一身冷汗,可惡啊,這畜生還這么聰明,還能感覺到我對他有威脅了?

    喂!大吳庸見僵持不下,便打算開口試探這黑虎能不能聽懂他說話,誰知這句大哥還沒說完,卻是驚動了對方,黑虎瞬間便又撲了過來。吳庸見狀急忙把木矛向前戳出,但見黑虎右爪一抓便撥開了這一擊。

上一頁        返回目錄       
福彩3d最新今天开机号